一时失足成千古恨|三个真实小故事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1


谢君,台湾省台北县人,个性内向、乖巧,是个孝顺父母的孩子。


平时努力工作,省吃俭用,又把省下来的钱,供奉父母,就连当兵时,他也能把节余的少数钱寄回家。


后来,受了朋友的影响,一步步走上不归路,迷上了钓虾和色情小说、春宫画刊;觉得不过瘾,又去租色情录影带、看有线电视的‘特别’节目;最后,去piao chang!


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,平常在家,不爱讲话,他做了些什么样的事,双亲也全然不知!



直到有一次,开车时左手臂竟然断掉(不是车祸,也没有撞到任何物件),经医师诊断后,才知道已经病得不轻。


平时SY频繁,只要触目色情的描述,即陷入男女淫事的遐想幻境;因为纵欲过度而导致肾水匮乏,抵抗力差;又因为嫖妓而染上血液病变,肝、胆俱衰。


二十八岁的年纪,应该是生龙活虎般的青年,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垫著尿布──因为大小便已不能够自理了;
虽然头脑清清楚楚,可是四肢却不听使唤、动弹不得。


眼睁睁的看著胀大的腹部,望著从胸腔内抽出绿色的液体——有些像钓起来的活虾颜色。


他痛苦的活著,没人能够替代!没人能告诉他该怎么做!现在即使是医生,也不能肯定的告诉他,这种全身插上管子,忍受腹胀、抽胸腔液体的日子,究竟要等到何时?


他深深的体会到:人与动物一样,当不能自主生死、却得惊怖的等死,这种滋味,是多么的难挨!


一九九三年,他才二十九岁;他痛苦的忍受著白发双亲日渐憔悴的面容,与期盼的眼神,无奈的告别了短暂的人生旅程。


像谢君的例子,非常多。


在医院中告别人世的,并非全是老人,儿童、少年、青年与壮年的比例更高。二十九岁,正值年轻的岁月!双亲原寄望他能传宗接代,可是他却从白发双亲的身边永远的消失。


社会上,任何‘别人的孩子’都会影响或带坏自己的孩子!谢君就是一面活生生的镜子,他曾经也是一位乖巧的好孩儿啊!


不要以为父母可以掌控孩子的一切行为,毕竟孩子大部份的时间是在父母视线之外的。


当我们从新闻资讯中,知道国中生在毕业旅行时,就懂得召妓!色情行业的客人中,有三分之一是青少年,这是多么令人忧心忡忡!又将有多少个谢君,多少父母在悲凄、伤痛!


‘欲火焚烧,精髓枯竭;百病易生,窒其聪明,短其思虑;不数年有用之人,废为无用,渐成痨瘵之疾’,淫-欲在夺人生命时,是让人在不知不觉中耗损殆尽,让人在痴迷纠缠中交出自己的一切!


红粉佳人体态妍,相逢勿认是良缘,

试观多少贪花辈,不削功名也削年。


2


色字头上一把刀。


千古以来,多少英雄好汉,都过不了情字美人关。


有人为了女色,倾家荡产、妻离子散,有人官司缠身、命丧黄泉。


尤其是调戏欺淫别人妻女,不仅自己妻女也被别人奸淫,而且严重伤身败德,为上天所不容,为世人所不齿,但是即使他们受到来自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,依旧为了欲望去做那飞蛾扑火之举。



住在台湾南部某城市的孙姓男子(五十余岁),与邻居李姓妇人(五十一岁),各有配偶子女。两人从十多年前开始奸情,暗通款曲。


孙某妻子及李妇丈夫都被蒙在鼓里。两人都以早起运动为借口,相偕搭计程车到高雄市某宾馆幽会偷情。

十多年来,孙姓男子夫妇与李姓妇人也经常一起聊天、打牌。

由于这两个邪淫男女不动声色,保密功夫到家,双方的配偶都没有察觉。


他们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,将通奸之事做到天衣无缝,却不晓得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,只要做过,必然留下痕迹。


两人于一九九九年十月某日,上午六时五十分,再度前往宾馆幽会,结果现世报终于现前。


当天上午十时许,孙姓男子突然乐极生悲,暴毙在床上。


他曾在床上行不齿之事,今日之下场,可谓是自作自受也。


李姓妇人发现孙某不对劲时,已来不及送医,由于她担心奸情曝光被自己丈夫发觉,所以偷偷离开,也不曾报警或告诉宾馆员工。


因为过去两人都是一起离开,宾馆员工觉得可疑,随即到房间察看,发现孙姓男子已气绝死亡。


警方通知孙某妻子来宾馆,从宾馆监视录影带中认出是邻居李姓妇人,这监视器便是天眼洞视,疏而不漏。


警方认为李姓妇人见死不救,遂将她依遗弃罪嫌疑送法办,李姓妇人也难逃被法律惩处的下场。


我劝世人多去学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,莫去学那为人不齿的贪花辈,只图一时之快,不思后来如何,结局惨淡,也是在所难免。


3


三十年代在上海英租界,黄坚成和江均是大学高材生,毕业结婚之后齐心协力创办“坚成贸易行”,由于俩人的英语和交际能力极佳,生意以英美客户为主,经过几年经营,跃居为上海著名大商行。


生意发展顺利,妻子又诞下男孩,取名戴维,可谓双喜临门。


为了照顾孩子,生意由坚成一人负责,以前商业上的应酬总是夫妻结伴同往,现在仅坚成一人去应酬,每当宴客之后,余兴未尽,再陪伴客人到风月场所寻欢作乐,直至午夜后方才归家,渐渐地成为习惯。


随着生意扩展,应酬更多,有时每周五、六次之多,与妻儿共进晚餐相聚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

江氏贤淑善良,体谅丈夫为生意而奔忙,对于感情生活只有自我压抑克制。



而戴维自幼缺乏父爱,与父亲交谈亲近的机会极少,母亲成为生命中唯一的亲人。


由于累月经年的压抑导致郁结成疾,江氏日渐消瘦、失眠、食欲不振。


坚成朝出晚归,也未加以关心,而江氏恐怕丈夫担忧,从没有透露病情。


直至极度虚弱,一次下楼之时,突然眼冒金星昏晕滚落楼梯,送往医院抢救,为时已晚,因脑震荡去世,终年三十七岁。


年仅十六岁的戴维顿失朝夕相处的慈母,内心万分痛苦,无法适应孤独生活。虽然父亲较以前关心他和给予充裕的零用钱,但是始终无法弥补心灵的创伤。


尤其每逢周末,更感空虚,起初与同学去看电影,渐渐地去酒吧、夜总会等场所流连,消磨时间,而且学会抽烟、喝酒,再也不是以前勤学向上的好学生。


这一切父亲全然不知。


有一次周末,黄坚成与客户去夜总会,赫然看见戴维搂着舞女步向出租车,本想上前阻挠,但是又怕客人知道年青的儿子竟然学会嫖妓,太没颜面,只好呆望着儿子乘车绝尘而去。


深夜戴维回家,父亲在客厅等候已久,一见戴维就厉声质问道:“去哪儿回来﹖”


稍带醉意的戴维回答说:“去你去的地方!”,随后越说越多,把一肚子的话全部吐出,坚成的脸色白的吓人,冷汗直流。


戴维把多年的怨气一古脑儿地发泄出来,然后头也不回,径自向睡房走去。坚成既羞又怒,自知自己十几年来的所作所为,不配教训儿子。


从此不敢再过问儿子,各自风流快活。


二年后,戴维被传染中梅毒,父亲并不知道,由于羞愧不肯求医,一方面自暴自弃,感到人生无可留恋,终于病重去世,终年仅十八岁。


黄坚成于二年之间,失去妻儿,至此方才醒悟自己十几年来于商场和风月场所打滚,酿成家庭的惨剧,悔之莫及。


自此意志消沉,再也无心经营生意。


曾经在上海滩风云际会的殷商,从此消声匿迹。


可见黄坚成二十年来沉醉于追求财、色,所付出的惨重代价,享乐犹如春梦,醒来之时一场空。



所以,希望社会名流,青年学生,洁身自爱,提高警觉,防患未然,应该醒悟到进入风月场所犹如足踏虎尾,沉浸于欲海如履春冰。


更期望把将花费在风月场所的金钱和精力,用于帮助社会的孤苦病残人士,造福人间,如此必然是凶消福聚,祥光普照大地,为自己种下毕生富贵之源,积儿孙万世无穷之福德,这是利人利己的善举何乐而不为之!


古人诗曰:


粉貌花容过眼空,笑他狂蝶逐西东;

贞心贮在冰壶里,透出祥光日映红。


所以富贵之家须明了,万能的是金钱,万恶的也是金钱,用之于正,是自造福基,用之于邪,是自作孽障。善用金钱者福禄寿齐全,误用金钱者家业破败。


邪淫的危害实在太大,我们可不能小瞧了,尤其是年轻的朋友们,对形形色色的诱惑要能把握住自我的底线,往前一步,即是深渊。


愿你我共勉之。


以上文章皆出版自本司旗下之日报馆:戒色百科

戒色百科

关于戒色你是否还有许多问号?第二弹!

2021-7-13 12:00:00

戒色百科

邪淫伤身败德,诸多实例就是最好的见证

2021-7-15 12:00:00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