欺淫孀妇,潦倒绝嗣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 


一、欺淫孀妇,终种恶果


江西省南昌县有一对双胞胎兄弟,他们的相貌、动作、说话声音,完全相同,父母常常弄错,而以衣服颜色来区分二人。


自繦褓以来至三十岁这段时间,二人同时入学、同时婚娶、又同时生子;他们的学问、书法、领悟能力及荣辱得失,几乎完全相同。但是到了三十一岁以后,却有了重大变化。

 

三十一岁时,兄弟二人到省城参加考试,在居所隔邻有位年轻的富孀,姿容艳丽,她见兄弟二人俊朗斯文,有意择一而托附终身,因此经常借故过来搭讪;哥哥内心有所警惕,当面拒绝,请她以后不要再来。


哥哥并且告诫弟弟:“男女不应单独相处于一室之内,以免旁人误解,损坏各人名节;孀妇再来时,最好拒绝她逗留,不要被她迷惑颠倒,而有苟且行为。”


弟弟表面允诺,却抵不过孀妇的诱惑,背地里与孀妇暗渡陈仓,并且许下诺言:“若省城考试得中,必来迎娶。”放榜后,哥哥考上,而弟弟名落孙山;妇人也弄不清楚他们兄弟二人谁是谁,以为高中的,就是与自己有约的人。

 

弟弟非常纳闷:明明兄弟二人实力一样,何以自己居然落榜?却不知自我反省,已犯了‘乱孀寡,天律不容;折福折寿折功名’之恶。



弟弟仍然执迷不悟,竟还骗孀妇:“省考已中,待进京参加进士考试,得中后再来迎娶,更为风光体面。”于是妇人倾囊给与弟弟下聘的资金,一心盼望佳讯。

 

哥哥在京试中果然进士及第。妇人非常高兴,私治行装,等著风风光光的结婚;但是,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,杳无音讯;


妇人在漫长的等待中,由幽怨、抑郁而气愤成疾,终致不治;临终时,托人带信给哥哥,责怪他薄情寡义、不守承诺、骗人骗财。


哥哥见信觉得奇怪,询问弟弟缘故?弟弟不得不承认自己犯下的过失,也痛悟古圣先贤所警世的道理是真实不虚。


如今,孀妇为己而亡,丝恩发怨,无有不报,以后该怎么办?

 

孀妇病故的第二年,兄弟二人的孩子在戏水时,弟弟的孩子意外溺毙,而哥哥的孩子却安然无恙;


弟弟因丧子之痛,加上内心的忧恼、惶恐,没多久双目失明;在短短的时日里,由于身心俱伤,不久,弟弟就去世了。而哥哥却仕途发达,子孙荣显。

 

双胞兄弟二人,前三十年之荣辱、得失、进退相同;三十岁以后,理应同享高官厚禄、多子多福寿。弟弟却因诲淫邀宠,彼来我就而反转。


以百年名节、毕生前程、子孙福禄,断送于半时迷惑。有子复绝,独留妻子于世,面对萧墙枯灯,其情可哀!

  


二、拒淫示淫过 一门俱显贵

 

谢迁,明朝余姚人。少年时应聘于毗陵郡(今江苏省武进县)富户任家教;富家女儿见谢迁少年博学,举止优雅,而有爱慕之意。


有一次趁父母外出时,到谢迁住处,细诉自己仰慕之情。谢迁面对著这么一位豆蔻年华的少女来访,而且主动向自己表达心意,他不但没有沾沾自喜,反而严肃的劝导少女;


跟少女讲:“女子未嫁,应当洁身自爱、举止庄重;你单独来找我,一来:落人你父母家教不严之口实;二来:若遇轻狂男子,使你丧贞失节,更将终生蒙垢、受人轻视,父母及夫家都无颜面。好男子内心尊重、敬爱的是端庄贤淑的女子,而不是轻佻、率性而为的人。请你快回去,今后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。”



富家女听了,猛然醒悟,幸亏谢迁是正人君子,自己才未受轻薄;但想到自己的轻率让人误解,顿时羞愧得无地自容,掩面而去。

 

谢迁第二天就向富家辞职归返。

 

宪宗成化年间,谢迁应试,得中状元,授修撰职。明孝宗时,以少詹事入内阁,参预机务,随即加任太子太保、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,辅政时天下皆称之为贤相。


武宗嗣位,加少傅,后以年老而辞归。卒谥文正,著有《归田稿》。谢迁之子,谢丕,官至侍郎。

 

谢迁与少女单独相处时不起邪心,保全少女名节又能正言规劝,此其一;


当富家女自动表示好感时,谢迁却能有守有为,不攀缘富贵,此其二;


因为他这样光明磊落的人格,加上努力不懈,所以不仅自己能有平坦而显达的前途和好名声,连子孙都蒙善护而能荣耀顺遂。

 



以上文章皆出版自本司旗下之日报馆:戒色百科

戒色百科

如梦地度过了一年

2021-9-11 12:00:00

戒色百科

戒色后,3个月考上国防科大研究生!

2021-9-13 12:00:00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