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经精神失常想自杀,现在已完全康复,戒色让我重生!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欢迎大家积极投稿,末学急需材料,投稿邮箱:nzjsb2020@163.com

邪淫导致神经症让我生不如死,戒色1年后不但神经症好了身体也康复了!


我来到戒色吧是在2014年。我一直喜欢玩游戏,经常逛游戏贴吧,在一次撸G之后,我感觉非常痛苦,非常想戒除。我想,玩游戏都有贴吧,那么一定也有戒色的贴吧。于是我搜索了戒色,来到了戒色吧。来到这里,我完全明白 自己所遭受的一切,既不是邪神附体、也不是被人暗算,而是手淫、撸管导致的这一切!


小学六年级的某一天,我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撸管,之后就逐渐走向神经症的深渊。初一时经常撸,一有欲望,回家马上藏起来撸管,有时候看电视,看见衣着暴露的,就对着电视撸,父母在的时候,藏在被窝里,用被子盖着撸,想想都是泪啊 。忏悔。


初中的时候,有一个教地理的老师,她穿着非常暴露,我又坐在第一排,所以上地理课我的欲火是非常强烈的,回家不是撸好几次就是撸很长时间,认为这样才爽。忏悔。


每当一考完试,就是一下午,先撸管,找暴露图片,通常都是找到这个认为好看的撸,然后接着找,一撸就是2个多小时,然后就是打一下午的游戏。打游戏必然久坐,再加上撸管,我就这样砍伐着生命之树,无知的撸管,直到初二我就已经感觉到不适了、不舒服,但是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撸管导致的。


我那时候学习还不错,上的是我们学校的尖子班,老师全都是最好的,带出过清华的学生。我也一直考的还可以,一直是学校的50名左右,班上20名,也非常听老实话,一直是父母的希望。


可是我总是会遇到种种不如意,50名,我完全不把这个名次放在眼里,我一直想要更强、更优秀,可是我总是上不去。



我那时候,学习也是比较努力的,老师很多都喜欢我,可是他们看到我一直在努力却上不去,就一直认为我学习方法有问题。这哪是学习方法有问题,是脑子有问题啊,还怎么可能会发现好的学习方法。后来,有的时候感觉心脏会非常痛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头也经常感觉被堵塞了一样,很不舒服。


初二后半学期的一天,我中午在家撸管,在满足与无奈之中,我骑上车去学校。就是在却学校的路上,在一段下坡路,我突然感觉眼前的世界变了,我的眼睛开始睁不开、一种全世界都在注视着我,以及我哪一种极端的害怕心理涌上心头,就是在那一瞬间,原本像个正常人一样的我突然变得害怕、畏惧、甚至害怕的不敢眨动眼睛,我老感觉有人在看我,可是我总害怕被别人看到,就这样眼睛里的泪水流了下来,感觉非常的刺痛,向眨动眼睛却不敢眨动,生怕被别人看到。


我这是怎么了,被别人看到就看到,为什么要害怕???为什么?我大吼着,我多么希望这种荒唐的感觉赶快消失,可它就像牢牢地钻进了我的身体,出不来了。


到了学校,我才知道这是多么的痛苦。上课老感觉同学们在看我,眼睛不敢眨动,只是非常痛的时候才机械板的眨动一下,每眨动一下,我总有苦的冲动,可那种对同学、老师的深深恐惧感制止了这种情绪。


我忍、忍,我总是想要保持常态,可我越这样做越不正常!我多么的希望,多么的希望我赶紧恢复正常啊 ,再这样下去 肯定会被发现,我极其不想被别人发现,可最终,我还是被发现了,同学们发现了我的不正常,我内心极端的愤怒、害怕、恐惧、无奈。


我非常不解,我为什会突然变成这样?为什么???我开始胡思乱想:一定是我被邪神附体了,它为什么要害我?一定是有人对我下了诅咒、恶毒的术法。我 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?可是除此之外,没有更好的解释了,我这样想着。


为了让我变正常,我用了很多方法,故意骂人、打架、狂奔、大吼,可是这些方法四号没有用处。同学们诧异的看着我,看着那平日里温和的少年怎么突然像发了疯一样,到处骂人、打架、欺负同学….


可悲的我,为了让自己摆脱这种 不自由、受束缚、的可怕状态,已经开始不择手段。


在同学的眼里,我是多么的令人畏惧,出拳的速度那么快,眼神那么可怕,让人不敢直视!两眼通红,宛如可怕的…他们哪里知道我是在用这种方式掩盖我自己啊,我竟然为了减轻自己的痛苦而对同学下狠手。


暴躁易怒的我,同学说的话有一点不好听,我就立刻动手,根本无法压制心中的怒气,打完架才感到后悔,我这是怎么了?


上数学课,班主任经常说我们班很多同学眼中无神,没有光,眼睛是木的。原来老师早就发觉了啊。


后来我才知道,班里邪淫的人实在是太多,唉。



除了我的几个铁哥们,几乎没有人跟我玩了,所有人都离得远远地,生怕我又发怒,他们不想看到那种杀人般的眼神。是啊,眼睛长时间不敢眨动,眼睛干巴巴的,两只眼睛非常红,让人看了都可怕,可是外表可怕的我内心却是极端恐惧的啊。


初三的一年,我真的是在地狱中度过。白天头脑发胀,双眼欲裂,头皮疼痛,视线不敢移动,只有在晚上,我才能感觉到自由,那种压迫感消失了,我能呼吸空气了。


每天靠打游戏发泄着种种痛苦,可是打完游戏再回到课堂,面对我的 是数倍的痛苦,我在短暂的逃避与极大地痛苦中 就这样无限的循环,何时才是个头啊。


我变得不再在乎学业,只要这种痛苦能够消除,我真的就已经感到满足,可是我依然过着如此痛苦的生活,因为撸管还在继续。


似乎只有在游戏中我才能得到 宽慰 真的,每天都是头皮发麻、惊恐万分,能有一瞬间短暂的平静真的感觉很幸福。


我真正感觉到什么都不重要了,什么钱、学习、帅气,女友,只要能让我平静下来,我真会非常满足,真的,我已经别无所求!我只希望能消除,不,减轻我的痛苦,能像正常人一样的眨动眼睛、能像正常人一样的平静的坐在座位上思考问题,我真的只希望能有恢复平静,自由。可是无论我用什么方法,这种束缚丝毫没有减轻,与其说我每天是在上学,不如说 我每天都是在寻找解脱的方法,我实在是太痛苦了。


老师讲课,我坐在那,几乎就是个木头人,一节课视线一直在一两个字上,想要眨动眼睛,可是每时每刻都被害怕别人的那种恐惧感所充斥,我一节课都一动不动。我没有想到,上课,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对于我来说竟然成了活地狱。


真的是活地狱,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,看见漂亮的女同学,就惊恐万分,就是那种极端肮脏的眼神!通常不是招来一片骂声就是远远地躲开,可悲的,邪淫的我,心中对女同学极端恐惧,但却又十分渴望接近。


我几乎被这种矛盾的心理逼疯了,我非常想不去想这件事 ,可是这件事在我心中一遍又一遍的被重复,想停也停不下来。


我几乎在那一段时间经历了所有不可思议的事,人突然会变一个人、会因为一句话而久久的在心中被重复、会不敢直视他人的眼睛、会十分恐惧,一到晚上 ,不敢出去。


几乎所有我畏惧的事物,全部在那个时候出现了,我的思想、我的精神、真的已经被一波又一波的念头彻底击碎!绝望?真的想自杀,不过,我的父母还在支持我,我不忍心。



母亲经常说 我现在怎么变得阴阳怪气的,有点吓人,父母有的时候不理解,会对我发脾气,不过他们一直都没有放弃我,他们只是不知道,孩子到底怎么了?


当全世界将我抛弃时,父母没有,他们还是一直既往的为我付出,安慰我。当所有人都在嘲笑我时,父母没有,他们一直都鼓励着我。


你可曾知道,一个身心俱疲、深患神经症的人来说,别人的宽慰是多么重要。别人的一个眼神,善意的、可爱的眼神能给我极大地宽慰,我的身体症状可以短暂的消失,于是我能感觉到短暂的自由,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快乐。


就这样,每天我都是头胀的要炸了,双眼又刺痛又发胀,气虚无力,呼吸空气都困难,痛苦和别人的嘲笑中度过。没有丝毫的自由,我完全被束缚了。


就这样,我浑浑噩噩的上了中考考场,在考场上,我还是在害怕,害怕别人看我,害怕别人看我的那种感觉,我的痛苦完全表现在脸上,在别人的眼里,我无疑是个精神失常的人。就这样,中考后的一个暑假都是在游戏与撸管中度过。成绩一出来,父母的骂声真的不算什么,我感觉彻底 失望了。


就这样,我去了一所民办高中,其实也就是艺术学校。在那里,额,比初中部还要更痛苦吧!就是在那里,我的症状全面爆发,过着地狱般的、无法想象的生活。可能差一点就死了吧。


之后就来到了戒色吧,见到了飞翔哥、云公子、SY后遗症治疗吧的吧主,见到了志同道合的战友,开始看精品贴,开始去戒除。


刚开始时候,一次又一次失败,一次又一次重新开始,除了戒,我别无选择。我失败了多少次,我不知道,之后就比较稳定了,我坚持了220天。刚开始的几个月,身体症状没有得到丝毫的改善,我还是气虚无力、几乎无法呼吸,要窒息了的那种感觉、还是不敢正视别人的目光,不敢靠近女生,靠近的话,我会感觉到精神的极端痛苦。


症状的逐渐减轻是在第4、5个月的时候,每天头不再发胀了,眼睛也好了很多,不再是通红通红的了,脾气也好了,不过呼吸还是有困难,有的时候难受的我直掉泪,根本忍不住,不由自主啊,那个表情,唉。


戒到6个月的时候呼吸基本上正常了,不再气虚、虚浮,窒息感也消失了,折磨我2年的那种对他人的恐惧感、对女生的极端畏惧,也减轻了很多,不过并没有完全消失,所以有的时候,一靠近女生还是吓得半死,害怕被发现,害怕的不是那个人,而是害怕被揭穿,害怕猛然一下子又回到那种 满脸惊恐、眼睛不敢眨动的状态。


呵呵,吧友们听了很可笑吧,甚至很不可信。是啊,谁会相信竟然有人每天连眼睛都不敢眨动,见了人就畏畏缩缩,连话都不敢说。是啊,这根本无法理解。这些事情多么正常,多么简单,根本谈不上什么因为这些最简单、做普通的事情而去痛苦。


但是,正是这些做简单、最普通的事情让我痛苦,难以形容的巨大痛苦,包括身体上的、精神上的。最痛苦的还是精神上的痛苦,身体上的痛苦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。


为何我会痛苦呢?因为撸管,就是因为撸管!让我得上了可怕的神经症,让我整天疑神疑鬼、暴躁,让我承受精神和身体的双重痛苦,生不如死。神经症是任何肉体痛苦所无法比拟的,因为那完全是一个活地狱,人间地狱。而创造那个地狱的,就是人本身。因为邪淫,所以得神经症,因为得神经症,所以身陷地狱,生不如死!


得了神经症,我才知道这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就是 能安静的呆在阳光下,晒着太阳。能够去山野,感受大自然的气息。能够好好的和家人在一起。能够每天平平静静的。能够彻底远离邪淫。



神经症的恢复,我是半年多才感觉好了很多,虽然没有完全消失,但是不会再影响日常生活了。真的,从巨大痛苦中解脱真的比什么都快乐。


恢复的这一段时间,我每天看《戒为良药》,每天在QQ上发漂流瓶,宣传戒色,同时也提醒自己,基本上不生气,也去宽容对待别人。其实,我们没有必要非要把怒气发泄出来才感觉好点,让一让别人,在骂声中微笑,真的很快乐。


这一段时间,我接触了传统文化,看陈大惠老师的视频。接触了佛法,真的很高兴。


其实正规的宗教是好的,不信你去比对一下,无论是中国的儒家经典、佛教、道教,还是西方的基督教、伊斯兰教,都是主张行善、慈悲的,都非常注重戒邪淫、孝顺。所以,我们应该正确的看待宗教,不要认为是封建迷信,不要别人说什么,你就相信,要不有人说宗教不好,你就远离、疏远,甚至对其他人也说宗教不好,好与不好,不是人说算,你要去自己,用心去感觉,因为没有什么能欺骗你的心。


现在的我神经症基本上恢复了,不会再畏畏缩缩,脑胀、眼睛胀,眼睛充血都消失了,也不再气虚无力了,能正常地呼吸真好。身体症状基本上消失,精神也不再痛苦了。不过我还是必须每天学习戒色文章、保持警惕,要不然必定会再一次症状缠身,心魔是极端可怕的,意淫、怂恿都会导致失败,戒色,只要有一点妄念就会失败,淫魔是很有耐心的,觉悟和警惕性只要不过关,就失败。觉悟,哪怕是一点、一丁点都不能有欠缺,只要觉悟还有缺陷,就还有可能失败。


因此,无论在任何时候,都要学习,思考,领悟,不断加深对戒色文章的理解,反复琢磨,挖掘更深层次,比如对淫欲贪执的原因,淫欲为什么难戒…..也就是说,我们戒色,必须去研究戒色,去查明色欲的本质,在源头上下手。飞翔哥也说过,我们必须戒的更专业,像一个职业杀手一般的秒杀意淫,你必须必淫魔快。


对于警惕性,是非常重要的。没有警惕性,觉悟高也不行,还是会破戒,心魔的耐心,你根本无法想象,它会一直等到你露出破绽的那一刻,突然发动攻击。


警惕性也是觉悟的一部分,警惕性高说明对戒色非常坚定!如果对戒色有疑惑,警惕性要高就困难了,你必须完全忠于戒色,戒色就是你的生命、你的灵魂。


要完全戒除,最好的方法还是行善、孝顺父母、帮助他人一起戒色,心中长存善念、说善语、做善事。


一个全身上下充满正能量的人,淫魔要打败你也是困难的。不要因一时的成功而欣喜,坚持学习、坚持行善、孝顺才是真正的戒,才能真正完全的戒。


好了,我也说完了。最后我再向大家汇报我的恢复情况。


神经症,我至少用了6、7个月才减轻痛苦,一年多以后才逐渐恢复,然后才完全恢复(彻底感觉不到痛苦),中途虽有破戒,不过戒色成果还在,我还是恢复了,至少我再也不痛苦了,这最令人高兴了。


戒色后,确实好了很多,因为撸管,身体经常不舒服,现在身体很好啊。因为撸管,我还得过湿疹,老中医那去过好几次,戒色后湿疹完全好了。

End .
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女子戒色吧

女子戒色吧

只靠不撸就想戒掉手淫,该醒醒了!

2021-6-7 22:49:33

女子戒色吧

你开始有“福报”的三​大预兆,人千万不能和它错过!

2021-6-10 20:06:35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